[drunkdoggy]在杯子和嘴唇之间 - []

2008-12-16

在杯子和嘴唇之间,有许多差错。


在柏拉图和柏拉图的听众之间,有许多差错。


不知,不觉,不悟,不察,不触碰,不虚无,不怀疑,不危机,不悲怆,匠人匠心,钝根也。


看到了人生全部真相的爱智爱美者哲人王对诗人说:“我们也是悲剧诗人,我们也创作了一部极优美,极高尚的悲剧。我们的城邦不是别的,它就是摹仿了最美最高尚的生活,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真正的悲剧。”


既然理想国已经是一个至善至美的艺术品,一部完美的悲剧,柏拉图驱逐诗人出境之举就不难解释了。被驱逐的诗人,写的是不“好”不“美”的诗。他没有说“不真”。因为恰恰相反,这些被柏拉图指责为“不好”“不美”的艺术品,其谬误就在于“太过真实”了。“真”就是它们的罪。诗人握笔,乃是握有一柄权杖,借这权杖,如磁石吸铁环锁链般影响千万人,从而将“过于真实”的“不好”“不美”的“真相”像疾病般传染到听者身上,滋养他们人性中低劣卑贱的部分。


人的确是有差异的。对诗人来说,写下丑恶,乃是一种分泌,排泄,推理,进而审美,创造,是一项能够自我掌控的活动。而受众则资质参差,不能创造,唯有惺惜,汲取,二者的区别是太阳与月亮,生生不息的宇宙之火与微暗苍白的窃得之火的区别。这微暗之火,无法看见全部的真相,亦无力承受,“梦醒之后无路可走”。人生的真相,唯大智慧强意志者能看见,能承受。柏拉图为保护人类,严捂潘多拉盒子,不惜让诗人、哲人去说谎。——而这一切,皆是为了一个起自曾窥见上界最真最美灵魂的智人的理想。——他们看见了,他们知道,他们思考,他们最终决定严捂悲哀,他们——不说。让众人生活在谎言之中,却是对人类的慈悲。


然而这毕竟是idea,只在理论上有效。人虽有掖藏严捂的意志,更有探索善恶边界的本能,这本能,拥有可怕的力量。人必得下降到冥界,与自己的死坦然坐在一起,只有这样,“认识你自己”方才可能。认识之后,有人疯了,有人刺瞎双眼,自我放逐,有人自杀,有人装作没有认识过,有人钻墙打洞忍痛呼吸,还有人,成了真正纯粹的诗人。这种人若不自杀,乃是意志力最强大。然而此时,他也就接近柏拉图所定义的“哲人王”了。如何承载生命的悲剧?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“应对生命悲剧的歌,不是悲歌”。于是尼采出世了。然后他疯了。我们一直在等待下一个。同时我们对彼此说:警惕所有有理想国乌托邦念头的人,他们是所有人中最幼稚的。


Tag:  

COMMENT

    PUBLISH